我只想有一天和你拍下最美的那张照片!

走不出的非洲

离开非洲时,我一直在思考,回国之后到底该如何回答那个亲朋好友们一定会问我的问题:“非洲到底怎么样?“

我是该向他们讲述坎帕拉市区那糟糕的城市面貌,拥堵的交通,还是默奇森国家公园那壮观的瀑布,草原上美丽的生物?是告诉他们当地警察因你拍了一张街头的照片而向你无赖的勒索,还是街边的商贩举起自己的手机兴奋地与你合影?是告诉他们乡村街头玩耍的孩子们眼睛有多么清澈,还是坎帕拉连环爆炸袭击后机场安保人员的神情有多么凝重?
就是这样一块让人无法理解,充满矛盾的大陆,让我对它充满了无限的遐想,于是十九岁的这个夏天,我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旅程。

我来到了有着东非明珠之称的乌干达,在这里度过了四十五个日日夜夜。我曾因为近距离接触草原上的野生动物高兴不已,也曾因为家访时见到学生家里破败的房子而心如刀割,还因为筹款金额离目标还很远但离开的日子却一天天逼近而心力憔悴……就是这些酸甜苦辣各不相同的情绪,让我这个夏天变得异常精彩。



平日里,我会去到了一个叫做Wubolenzi的小村庄,在一所叫做Happy Times的小学教起了数学。我与孩子们一起踢球,一起做手工,一起耕地,一起......我们一起创造了许多美好的记忆。我现在还会时不时想起Nasunday,想起我们坐在台阶上的每一次对话。尽管因为语言不通,使得每一次对话都是“Muzungu(白人)!”“嗯?”但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想想真是很怀念!

周末时,我与其他国家的志愿者们一起出去旅游,我们一起乘着船去看默奇森大瀑布,坐在越野卡车在东非大草原上看野生动物。特别难忘的是与台湾来的志愿者妹妹,坐在车顶看着大草原上的日落,聊着各自的人生。我们也跑去尼罗河玩漂流,飘过一个个几十米长的瀑布,经历了一次翻船,在激流中挣扎了半分钟才浮出水面。我想,这可能是我活到现在做过的最刺激的事情吧!我们还跑去非洲第三大的清真寺——卡扎菲国家清真寺,在那里倾听真主安拉的声音,感受伊斯兰教的文化。



在这些日子中,我也迷茫过,我不知道我的到来是否能给孩子们带来实质性的帮助。我不希望自己的这趟经历,最后只能沦为饭后谈笑的资本,我希望我确确实实能够为孩子们做些什么。

我跑去家访,与孩子们一同坐在卡车的后面,一路颠簸丝毫无法影响他们回家的喜悦。终于来到他们的家,只看到一座小砖房,两个房间却要住下十几个人。我走进房间,眼前的景象让我十分心痛,两块发霉的海绵便是这一家子的床铺。昏暗的小房间没有窗子,难闻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可是,就是这样破旧的小房子,在孩子们的眼中却是Best House,因为这就是家!



我很震撼也很伤心,我知道我应该做些什么,不光是为了这些孩子而是整个学校的孩子。几天后,我们在网上发起了一场募捐,十几天的时间里,我们总共筹到了三万五千多人民币。我们把这笔钱,全部用于改善学校孩子们的住宿环境。后来,听说孩子们开学看到宿舍焕然一新,十分快乐,没能与他们一起感受这份喜悦还真是遗憾。

时光飞快,离别的日子一天天临近。虽然我没有跟孩子们提起过我离开的日子,但那几天似乎所有留在学校的孩子都知道我要离开,大家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断地问起我什么时候会再回来看他们。我跟他们说,我会回来的,当他们读大学的时候。后来,离开的那天,我坐在候机厅,读着孩子们写给我的一封封信,歪歪斜斜的字迹透露出不舍,拼命想要冲出眼眶的眼泪被我狠狠地咽下。天知道我有多么不舍,我突然想起之前在Village遇到的白人魔术师Mike,他跟我说乌干达就是他的第二故乡,无论他走出去多远,最后总是会回来的。

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来,但我的心已经永远永远走不出非洲了!


写于2014年10月10日

从乌干达回国已经45天


评论 ( 1 )
热度 ( 3 )
  1. 东方姑娘买取指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东方姑娘不会败

© 买取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